您的位置: 南平资讯网 > 科技

重生之无赖至尊 第一百一十四章 身世揭穿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0:21:08

重生之无赖至尊 第一百一十四章 身世揭穿

看到风无痕费解的眼神,风战天在一旁悄悄的解释说:“陛下为了你的事情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下东西了。”

风无痕这才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!不禁对楚天涯投去了感激的目光。可是,当他看到此刻的楚天涯正满眼放光的把玩着手中的卫生巾,还时不时的放在鼻子下面闻一闻的时候,风无痕再次露出了鄙视的表情!

把玩了一会儿,楚天涯终于把卫生巾贴在了自己的脸上。然后表情为之一震!惊喜的说:“你们快看,尺寸正合适!”

其他人一见楚天涯这么高兴,急忙附和道:“是啊!果然是正合适!看来,这个卫生巾就是为陛下的脸所作的!”

“是啊!是啊!”其他人也跟着点头称是。

风无痕用手使劲的揉着自己的头:妈的,有这么埋汰人的吗?我当初收保护费骂街的时候,怎么就没有想过这么骂人呢?

楚天涯现在的心情可是好的不得了!他挥了挥手,说:“众位大臣,大家也都把卫生巾带上吧!”

听到这话,风无痕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!当他看到楚天涯并不是在开玩笑之后,整个人便仿佛被雷劈了一般,呆立在了当场!

接下来,风无痕见到了史上最为隆重的一幕!整个金殿之上数百名文武大臣,在楚天涯的带动之下,每人的脸上都贴着一张卫生巾!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场面?如果不是身临其境,你永远都想不到那种绝对震撼的感觉!估计就连岛国那些人也没有这么变态过!最让风无痕受不了的事,这些老家伙带上卫生巾之后,居然还在互相讨论!

“王大人,你脸上的这个卫生巾似乎是有些小啊

重生之无赖至尊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身世揭穿

!”

“咦?李大人,你脸上的这个,怎么这么厚?”

“齐大人,为什么你脸上的这个卫生巾只能勉强挡住嘴巴?”

呃……那是护垫!

见到所有人都带上了卫生巾之后,楚天涯大声道:“从现在开始,大家以后上朝的时候脸上都要贴上这个卫生巾!一来,这个以后就是我们无双国的优良传统!二来,也可以避免有什么传染病相互传染!”

说到这里,他不禁得意的说:“放眼望去,在整个天玄大陆上,有哪个国家可以像我们这样脸上都贴着卫生巾上朝的?估计他们连什么是卫生巾都不会知道!”

风无痕一个劲儿的苦笑,这有什么好得意的?只要咱愿意,随时都可以给你贴个纸尿裤!

就在这时,一名一大把年纪的老头子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。一阵可咳漱之后,缓缓说道:“陛下,臣有事启奏!”

“有什么事?说吧!”

老头子还没来得及说话,便又是一阵咳漱。好半天才缓缓开口说:“臣最近偶感风寒,总是咳漱。所以,臣担心会有唾沫弄脏了这个神奇的卫生巾!”

风无痕看了看他手中卫生巾的牌子,没好气的说:“你就放心吧!别说是唾沫了,就算是你吐血,它也会全部吸收的!”

折腾了一番之后,楚天涯才开口说道:“无痕,由于东城的事件实在是太严重了!所以,我不得不采取点措施。”

风无痕没有说话,而是等着楚天涯继续说下去。

楚天涯顿了顿,继续开口说:“我决定召开一个审判大会!让全帝都的人都来参加。不过,你也不需要担心。在审判大会上,我不会为难你的。到时候,之要你和剩余的暴民们对峙,并且和他们讲道理就可以了。这不正是你们的强项吗?”

听到这里,风无痕也不禁乐了!看来,楚天涯已经全部为自己安排好了。他微微一笑,说:“多谢陛下!请陛下放心。论讲道理,无痕还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对手呢!上次不也有一位老人家在这里被我用道理感动的泪流满面吗?”

齐长春听到风无痕的话,忍不住冷哼了一声。

楚天涯点了点头,说:“既然如此,那么通知下去。今天下午所有人都要来参加审判大会!”说完,便早早的退朝了。

时间一晃,已经是下午了。在这段时间里,风无痕一直都呆在皇宫中,并没有回风府。此刻,他也混在文武百官之中,跟着楚天涯来到了上次文争武斗大会的广场。这里再一次的被士兵封锁了。风无痕扫视了一下现场,这里可谓是人山人海!风家的人全都来了!包括闭关中的白启他们和司徒傲天。看着他们脸上那兴奋的表情,风无痕知道他们这次闭关很是成功。再看一眼另外一边,这里有百余人是孤零零的站在一起的。他们就是暴民们的代表!

楚天涯在看台上落坐之后,对着风无痕点了点头。

风无痕转身走上了擂台中间。

人们一见到风无痕之后,立刻开始议论纷纷。

司徒傲天对着风无痕竖起了一个大拇指。风无痕对着他微微一笑。

他这一笑,让本来就愤怒的暴民代表们很是气的咬牙!他们对着风无痕开始破口大骂!现场变得极其混乱!

这个场面风战天是不可能出面了。所以,司徒尚走了出来。大声喝道:“都给我闭嘴!”

虽然他的声音很大。但是,现场有这么多人在说话。他的声音刚一出口,便被淹没了!

司徒尚只能够无奈的苦笑。

风无痕见到这种状况,只是淡淡一笑。然后,从储物手镯中取出了几个扩音器。然后,一个个的调试了起来。

所有人先是听到了一阵刺耳的噪音,紧接着就是风无痕那懒散的声音:“咦咦,喂喂,走过路过不要错过,买不买瞧瞧也是好的啊!两元钱了,两元钱了,所有物品一律两元钱了!两元钱你买不了吃亏,也买不了上当。所有物品都只要两元钱!清仓狂甩!挥泪大出血!清仓狂甩啦……”

原本挺严肃的审判大会,就这样被风无痕硬是搅和成了菜市场。

众人在通过扩音器听到风无痕的声音之后,全都露出了惊讶的目光。这个扩音器在他们看来,无疑就是一个宝贝!

等到所有扩音器都调试好了之后,风无痕给了司徒尚和楚天涯每人一个。然后,又极不情愿的丢给了暴民代表们一个。当然,他自己也留了一个。

楚天涯把玩了一会儿手中的扩音器,然后放在嘴边试探性的说了两句话。这才露出了兴奋之色!他看着风无痕,笑呵呵的用扩音器说道:“无痕,你居然还有这等宝贝!有了它,我以后在大殿之上就不用再那么大声的说话了。”

风无痕不由得一愣!怎么着?这家伙该不会是想在上朝的时候用扩音器吧!一想到在大殿之上,一个皇帝和一群大臣没事的时候一个个脸上都贴着一张卫生巾,等到说话的时候就把卫生巾揭开,拿个扩音器对话。想到这个场面,风无痕便觉得自己是个千古罪人!比妲己还能祸国殃民呐!

闲聊了一会儿,楚天涯这才那些扩音器严肃的说:“风无痕,你知不知道几天前你血染东城,已经引起了百姓们的众怒?现在,我要当着全帝都所有百姓的面,亲自审问你!“

风无痕当然知道楚天涯说的是场面话。他点了点头,说:“无痕接受审问!“

楚天涯看了一眼暴民代表们,淡淡的说:“现在,你们就开始指出风无痕的罪行吧!“

话音刚落,一名男子站了出来。他拿着扩音器说道:“我先说。”然后,用手指着风无痕,冷冷的说:“风无痕不顾伦理道德,和自己的姑姑发生了男女关系。简直就是可耻!就凭这一点,就足可以杀他一万遍的了!”

风无痕扫了他一眼,冷冷的说:“这位大哥,实不相瞒。其实我早就对芷柔心存爱意。只是一直都没有说出口罢了!现在正好!因为这件事情我们也终于可以走到一起了。”

“好一个不要脸的东西!”男人忍不住大声的骂了出来。

其他人也是在纷纷议论。看他们的表情,似乎对风无痕的话都是心存不满。

“我不要脸?”风无痕不屑的说:“如果喜欢一个人的话,那就是不要脸。那么,结婚生子又算是什么?你的爹娘将你生了出来,那他们岂不就是禽兽不如?”

“你……”

男人想要说些什么,风无痕却打断了他。说:“对了,我忘记说了。其实我和芷柔之间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!”

听到这里,众人都是一愣!他们都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风无痕。

就连风神芷柔也是静静的盯着风无痕!

就在这时,那名男子大声的说:“简直就是一派胡言!风神芷柔怎么可能会和你没有血缘关系?这分明就是你害怕陛下降罪,故意在这里说谎!你要知道,你现在可是在陛下的面前说谎。这就是犯了欺君之罪!”

风无痕耸了耸肩,说:“这有什么不能相信的?芷柔她本来就不是风家的血脉!”

听到风无痕的话,风神芷柔整个人都震惊了!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不是风家的人。

风无痕接着说:“其实,芷柔是四大元帅之一,古元帅的后人。当年,古元帅为了救陛下脱困,不幸战死沙场。他在临终前将芷柔托付给了爷爷,整件事情就是这个样子。”

“不可能!这不可能!一定是你在说慌!”

暴民代表们再次混乱了起来!

风无痕轻蔑的扫视了一眼他们,不冷不热的说:“你们要是不信的话,可以去问陛下!”

风无痕此话一岀,人们顿时安静了下来。他们虽然都不相信风无痕所说的。但是,就算再借他们两个胆子,他们也不敢去问楚天涯。

看着下面的人一个个欲言又止,眼巴巴的看着自己。楚天涯叹了口气,说:“没错!无痕说的都是真的!”

得到了楚天涯的回答,人们安静了下来。

风神芷柔的身体不由得一震!她缓缓的走上了擂台,来到风无痕的身边。

看到风神芷柔眼角含泪,风无痕心疼的拉住了她的手。

风神芷柔对着风无痕点了点头,示意他自己没事之后,对着风战天开口问道:“父亲,这一切都是真的吗?”

风战天深深地叹了口气,说:“没错,这些都是真的!”

“那您……您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和我说过?”

陇南治疗牛皮癣医院
陇南治牛皮鲜好的医院
陇南好的牛皮癣医院
陇南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
陇南哪家医院治牛皮癣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