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南平资讯网 > 科技

魔装 第六五二章 恐怖凶名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39:11

魔装 第六五二章 恐怖凶名

苏唐纵身而起,直向着闪烁的图像冲去,那些修行者看到有人冲近,立即分出几个人跃上空中,挡住了苏唐的去路。

“什么人?站住”其中一个修行者喝道。

苏唐的身形压根没有减速的意思,继续向前飞掠,对面几个修行者同时出手,剑劲与刀光凝成一片,向苏唐卷来。

苏唐的注意力始终集中在山涧中央的图像上,他很随便的挥动圣座,向前迎去。

轰轰……砰砰……那几个修行者释放出的剑劲与刀光全部被圣座轰飞,见苏唐的身形继续飞射,那几个修行者知道不妙,立即向左右避开,有一个修行者躲避不及,被苏唐一脚踢翻,滚落到地上,哎哟哎哟叫个不停。

“那是……圣座?”有人发出惊呼声,他认出了圣座,但又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坐在圣座上的大修行者,他见过,但挥动圣座去砸人的,他可是第一个见到。

“跟我来”苏唐喝道,接着他的身体穿入闪烁的图像中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后方的变异银蝗展动鞘翅,紧随其后穿入图像中,下一刻,图像便溃灭了

苏唐陡然感觉眼前一暗,他已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里,下方,无数云气凝成一片巨大漩涡,正缓缓旋转着。

苏唐长吸一口气,发现吸入的气息冰冷入骨,而且感应不到任何灵气。

苏唐第一次进入邪君台秘境时,那里的灵气充沛无比,吸上一口便让人有一种要放声狂呼的冲动,而摩云岭的秘境,一丁点的灵气都没有,还不如外面

苏唐很诧异,这里和他预想中的相差太过悬殊了。

这时,苏唐发现下方传来灵力波动,他迅速改变方向,急掠而下。

透过漩涡,蓦然看到下方的一座高台上,站着几个人,居中是一个身材小巧的蒙面人,虽然距离很远,但苏唐一眼就认了出来,那就是闻香。

在闻香周围,站着三个人,其中一个是魔神坛的大魔神卫七律,在所有的大魔神中,卫七律和花西爵是长得最年轻、也是最英俊的,但说到气质,卫七律要超过花西爵不少,花西爵总带着一种邪气,令人生畏,而背着长琴的卫七律大袖翩翩、身材挺拔,给人一种飘然出尘的感觉。

另外两个人,一个是老者,一个是中年人,苏唐都不认得,他们似乎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,那中年人摇了摇头,举步向前,同时握住了腰侧的剑柄。

“给我住手”苏唐发出怒喝,吼声如炸雷般滚出去,响彻在天地之间,在这同时,他全力催动气息,恐怖的灵力波动传向四面八方

苏唐穿过漩涡时,他所散发出的灵力波动都被漩涡遮掩住了,此刻,高台上的四个人都感应到有人从上空逼近,纷纷抬头看向苏唐。

卫七律脸上有惊有喜,也有不解,他很奇怪苏唐怎么会赶到这里,那老者和中年人则充满了警觉。

闻香的视线则复杂到了极点,有激动、有恐惧、有无奈、还有自怨自艾。

轰……苏唐落在了高台上,随后放下圣座,看向闻香。

“你……”闻香的声音在颤抖着:“你不该来的……”

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闻香真的愿意付出一切代价,把苏唐赶出去,因为这里已经变成了真正的绝地,面对着三个圣境级的大修行者,别说一个苏唐,就算有十个苏唐,也是无济于事的,最多是陪着她一起死。

当初两个人情意正浓的时候,她狠下心远远离开苏唐,就是害怕发生这种事情,她死了不要紧,为先祖复仇、重振诛神殿是她的,但绝对不能连累苏唐

“我是不是应该说……可我已经来了?呵呵呵……有点剽窃的嫌疑啊。”苏唐笑道,他的心情转好了,因为对方没有趁着他来不得赶到,对闻香下毒手

当然,对方可能认为这里进得来、出不去,已是瓮中捉鳖,没必要急在一时。

但苏唐心里是很感激的,至少给了他一个机会。

接着,苏唐看向卫七律,卫七律也在微笑看着他,而那中年人和老者则在紧盯着圣座。

闻香缓步走上前,轻轻抓住苏唐的手,随后用极低的声音说道:“我能拖延他们一会,你往大泽那边走,去找虹祖和宗一叶”

“走什么?我不走了。”苏唐轻声道,随后他向卫七律点了点头:“老卫,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

“司空错说你有大事,需要我帮忙,但她又不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。”卫七律微笑着说道:“只是让我在红叶城等着,等得实在无聊,听到这边的摩云岭出现了秘境,就跑过来看看热闹。”

闻香目瞪口呆,傻傻的看着苏唐,刚才发生了什么?苏唐在和魔神坛的大魔神卫七律说话?老卫???

“这两位是……”苏唐的视线落在那老者和中年人身上:“老卫你的朋友

“嗯。”卫七律点了点头:“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吧,这位是绿海的商天良,人称伏波大能,这位是绿海的樊赫,人称通天大能。”

苏唐向那老者和中年人点了点头,那老者和中年人也意识到了苏唐的地位,都露出友善的笑容。

“这就是圣座?”卫七律说道:“你找人仿制的?”

“不是。”苏唐摇头道:“我抢的。”

卫七律被唬了一跳,他早看到了圣座,但压根没往蓬山圣座那方面想。

“抢……抢……”卫七律一脑门的黑线:“抢了谁的?”

“无光。”苏唐道。

“无关圣座?”卫七律急道:“那老家伙一向睚眦必报,他肯定会没完没了纠缠你的”

“他没机会了。”苏唐道。

“你……什么意思?”卫七律愕然道。

“我已经宰了他。”苏唐道。

气氛陡然变得死一般沉寂,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清清楚楚,闻香更傻了,她感觉自己听到的是天下最滑稽的笑话,苏唐杀了无光圣座?

那商天良和樊赫也相对愕然,交换了一下眼色,继续保持沉默。

“你杀了无光圣座?”卫七律叫道:“你真的杀了无光圣座?”

“当然是真的。”苏唐道:“不止他,我还遇到了天眼,算他跑得快,要不然我手里就有两个圣座了。”

气氛又一次变得沉寂了,身为绿海大能,商天良和樊赫也算见多识广、深有城府了,但他们依然忍不住再一次对视了一眼,这就是魔装武士?太凶横、太霸道了……居然接连对蓬山圣座们下毒手,到底想于什么?

每一个圣境级大修行者都拥有着恐怖的威慑力,不是遇到生死攸关的大事,通常不会彻底撕破脸。除非实力相差很大,一个刚刚步入圣境,另一个早已达到了巅峰。

因为结果总会是杀敌一千、自损八百的,都有淬炼的神念护体,战斗往往会变成拉锯战,无法快速决定胜负。还有,身法速度变得极快,逃的一方往往占据着优势,瞬息间都能掠出千米、万米远,也代表着一个失神、大意,对方便会逃得无影无踪。

得罪圣境级大修行者的代价是惨重的,就在家门口打转,寻机大肆杀死杀伤宗门的门徒弟子,等你追出来,又转身就逃,打不过你也会烦死你。

象苏唐这般盯住一个宗门接连下毒手,可算是开了先河,难道就不怕蓬山圣座的报复么?

“你为什么要杀掉无光圣座?”卫七律叫道。

“贺兰飞琼对我有恩。”苏唐淡淡说道:“偶然碰到无光圣座正在上京城作威作福,要对付薛家,我看不过去,也就顺便出手了。”

“你……认得山海圣座?”卫七律道。

“嗯,几年前就认识了。”苏唐道。

卫七律语塞了,修行者当然是要快意恩仇的,因果必须报偿,他想问苏唐,你知道不知道冰封圣座和天剑圣座已经晋升为大圣了?但又觉得这样灭了自己威风,长了他人志气,便把话咽了回去。

“那天眼圣座呢?”卫七律道:“你又为什么要对付天眼圣座?”

“不是我要对付他,是他和南海怀恩一起来打劫我。”苏唐道。

“他们打劫你?”卫七律突然感觉自己头痛、牙痛、全身都痛:“南海怀恩的青天三铡很霸道,他……”

“他死了。”苏唐截道。

卫七律哑巴了,他傻傻的看着苏唐,做声不得。

近些年里,因为魔神坛过得一日不如一日,有不少人提出要反省过去,尤其是魔装武士任御寇的那段惨剧。

任御寇死得太突兀,也走了太多秘密,有人说,如果不是用那种极端的方法对付任御寇,让任御寇把传承留下来,魔神坛绝对不会沦落到如此境地。

卫七律也是反省一派的支持者,但此刻看着苏唐,他有些怀疑了。

苏唐晋升圣境后,先是封印了大妖初蕾,又杀了无光圣座,还有南海怀恩,这才几个月?才几个月啊?

大妖初蕾不算,已经有两位圣境级大修行者殒落在苏唐手中了么?这种杀伤频率,好像比当年的任御寇还要恐怖啊……

辽宁治疗月经不调方法
蚌埠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
江门治疗白带异常费用
辽宁治疗月经不调费用
蚌埠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