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南平资讯网 > 娱乐

为什么叫这么怪的名字

发布时间:2019-07-07 09:34:40

考验

(一)

愚人节的早上,我一个人站在外滩边的小小的候车亭里等着,而戎懿则坐在对面的咖啡店里。我要等的其实不是别人,正是戎懿的男朋友。我真不该答应戎懿这件事的,可现在我已无法后悔了。

我不记得是谁先提起这场无聊的游戏的,说上认识的男朋友不可靠,需要考验一下。但戎懿显然听了进去,她想出个有点“恶毒”的计谋,要我化名到上去找她的男朋友,然后约他愚人节那天出去见面。我当时本该反对,但戎懿一个劲地求我,说只是愚人节的一个玩笑,我和戎懿是高中时代就有交情的老朋友了,推辞不过,我只能答应了下来。

和戎懿不同的是,我平时很少上,尤其是聊天,我一直觉得那是浪费时间,而戎懿却一直乐此不疲。她和现在的男朋友乐歌就是通过聊天认识的,据说乐歌还是个帅哥,因为上女孩不多,所以戎懿很容易就得手 了,每次说到乐歌她都真的快乐地要歌唱似的。

经过了戎懿的一番特训,我才算战战兢兢地走进了聊天室。为了能够引起别人注意,抑或是想提醒什么人,我给自己起了个很不同凡响的名字,叫“偷心人”。

一进聊天室,就有不少人看到了我,马上有人问我,是男是槟榔行气杀虫助消积滞女,我很老实地回答,我是女的。于是更多的人开始对我发问。

——为什么叫这么怪的名字?

——因为我的确是来偷心的。

——准备偷谁的心呢?

——偷我好朋友的男朋友的心。

“哗”,我想我的答案一定是令得全场轰动了,很久都没人再说话, 而我则在心里发誓自己可没说半句假话。然后,乐歌就来开了我的窗。我一看到他来了,就马上设定了隐藏模式,也就是说,其他人开始看不见我了,我只和他一个人说话。

“嗨!”他说,“是新来的?”“恩。”“准备偷谁的心呀?”“你的。”“哈,我可是有女朋友的。”“我知道。”“哦?”“我说了,我是来偷我好朋友的男朋友的心。”“呵呵,我的女朋友是在上认识的, 你不是说你是新来的吗?怎么会认识她呢?”“我们也许是高中同学。” “哈,那可真巧了。你不是说真的吧。”“也许是真的呢?”“是真的话, 你不是做了对不起朋友的事情吗?”“那也没关系,是她叫我这么做的。” “哈哈,你真有趣,说谎不眨眼呀。”“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。”“那么,说你准备怎么偷我的心呢?”“约你出来见面。”“哦?什么时候?你定我会来?”“就后天吧,我想你会来的。”“哈,你可真有趣,那好,你说个地方吧,来不来我再说。”“就在外滩吧,那里有个候车亭,知道吗?”“哇,你可真厉害呀,我和女朋友常约在那里,你竟连这个知道?”“我说了,是她叫我这么做的。”“好吧,小骗子,后天我就真的来看看你长个什么样。”“你来吧,来了你就知道我一点也没骗你。

“”呵呵,别不放心,我会来的。“”恩,那就说定了,早上九点,我穿淡蓝色绒布衬衣,黑裙子。“”真巧,我也有件淡蓝色衬衣,那么我也穿那个吧,不见不散。“”不见不散。“

下了线,我忍不住笑了出来,真是个笨蛋,也不知道怀疑一下子,若不是戎懿天天在那里说乐歌穿蓝色绒布衬衫有多帅,我又怎么知道他有那么件衬衣呢?不过说真的,就算他怀疑了我也不怕,因为好奇心也同样会让他来赴这场约的。

(二)

愚人节那天终于来了,也许是老天也在和人开玩笑,前几天忽然乍暖的天气猛然又回冷了,我穿着我的淡蓝色衬衣,站在那里直打哆嗦,后悔自己怎么没腋臭术后护理往里塞件薄毛衣什么的。其实出来的时候我也想过,可是又觉得鼓鼓囊囊地会破坏形象来着,现在想想,又不是自己的男朋友,要什么好看呀。

我看了看表,离九点还差三分钟,我越发不安了,有点怀疑乐歌到底会不会真的来,也许他也是在和我开玩笑,都说上男人信不得嘛。

“嗨!”在我后方忽然响起了个犹疑的声音,我回头一看,一个穿淡蓝色衬衣的男子正对着一名穿蓝色套装的女子打招呼呢,那个女子莫名其妙。哈,我笑起来,这一定是乐歌了。乐歌高高的个子,白白的皮肤,生得俊美朗目,果然是个美男子呀,难怪我和戎懿这么铁,她也迟迟不肯带来我看,是怕我抢吧。

“嗨!”我也跑上去,轻轻拍了乐歌一下,他回过头来,看了看我, 马上笑起来了。乐歌笑起来的时候,露出一口白牙,的确英俊非凡,连我也呆了一下,难怪戎懿要不放心了。

“你是那个……那个小骗子?”“是啊,怎么?我可没骗你呀。” “哈,真的吗?你嘴挺硬呀。呵呵。”“我说了我没骗你嘛。”“那你准备怎么偷我的心呀?”“我……”这次轮到我语塞了。

“答不上来了吧。我可没想到你这么小,所以还认错了人。到底太小呀,说话都没遮拦。”“我……不小了,我和你女朋友一样,都27了。”“哈,你又骗人,受不了,你有27?问谁谁都不信。”天!他可真笨,也不问问我怎么知道他女朋友的年龄的。不过,听到乐歌说我小,我还是挺高兴。

“一起去喝杯咖啡吗?”“啊,去那里?”“喝咖啡呀,对面的咖啡店开得很早。”“那个,不行……”我吓得一声冷汗,戎懿可就在那里呀。这才想起也没和戎懿商量好,乐歌来了该怎么处置。我当时对她说, 乐歌答应愚人节出来了,她脸色白得和纸一样,但还是口口声声地说不信 乐歌会来,女人呵,为什么喜欢自己骗自己呢?

“嗨!你怎么了?”“我,我不喜欢那个咖啡店。”“哦?为什么?”“我,我男朋友就是在那里和我分手的。”“是吗?”“恩,他说那里是公共场所,就算说分手我也不会和他闹。”

情急之中,我竟把昨晚看的电视剧搬了出来,还好,我觉得上的人大概不会有时间看那么长的连续剧。

“那好吧,既然这样,我们就先走走吧。”“恩,这个……”“怎么?”“我……走走的话,怕你的女朋友会不开心。”“哈,你倒是好,说得象真的似的,你来都来了,还怕什么。”“这……”“快走吧。”

(三)

于是我就和乐歌走了,我们在外滩的长堤上慢慢地散着步,也许乐歌觉得很浪漫,我看到他很享受地深吸了一口气,我却没这么好的心情,我想戎懿在对面咖啡馆里一定气疯了。不过好在我和乐歌也没做什么,到时候再和她解释吧。

“嗨,小骗子,说真的,我还挺喜欢你的,你蛮特别。”“啊,这个 ……你不是有女朋友的吗?”“呵呵,她呀,是我上认识的,不可靠的。”“啊?!”“我倒是觉得你比她强。”“天啊,我们也是上认识的呀。”“这个不一样,我们只说了几句话就见面了,不象她,她足足在上追求我半年了。”“真的啊?”“是啊,我原来的女朋友出国了,所以我想自己年纪不小了,随便找一个拉倒呗。”“婚姻大事不会这么草率吧?”“你不懂,我的心早就死了。可我妈身体不好,希望我早点结婚, 所以她这么追我,我也就接受了。”“哦,是这样啊。”“是啊,可是我一看你就很喜欢,你很象我以前的女朋友,她也是象你这样高高的个子,圆圆的脸。”“这个……”我呆住了。有点疑惑地想乐歌到底说的是不是真话,或者他一向都这样骗女孩子。正想着,乐歌一舒臂就搂了上来,我吓得一哆嗦,可是他还是使劲搂住我。想到对面咖啡馆里的戎懿,我都快哭了出来。于是我决定快点结束这场游戏。

“小骗子,告诉我,你叫什么名字?”乐歌还在问我。

我努力把他的手甩开,说,“我叫李妍霏。”“恩?这个名字很熟悉啊。”“是啊,我是戎懿的朋友。”乐歌的眼睛一下瞪得老大。“啊?这么说……?”“是的,她叫我来找你的,此刻她就坐在对面的咖啡店里呢。”“你!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乐歌愤怒地涨红了脸。

“你不信自己去看吧。”我回过头去,不愿意正视他的眼睛

。 乐歌忽然狂奔向对面,我楞了一下,赶忙也跟着奔了起来,路人都好奇地看着我们。

转眼到了咖啡店,乐歌猛地停住了,我赶上去,看到戎懿正在里面擦着眼泪,两个眼睛肿得象两个小桃子似的。乐歌冲进去,指着戎懿,“你!”他只说了一个字,就气得说不出话来,我还没反应过来,他猛地又转身跑了出去。戎懿呼地站宝鸡治疗白癜风里起来,大叫,“乐歌,你不要走啊,不要走,我不是故意的呀。”可是乐歌头也不回。戎懿一下子跌坐在椅子里,大哭起来。

(四)

这件事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我也没想到,本来只当是愚人节的一个玩笑, 没想到……

戎懿是后悔得不行,她真的很在乎乐歌,从此天天都到上去等乐歌,但乐歌竟再也没去那个聊天室。也许他戒了,也许是换了名字,反正乐 歌就这么消失了,据说连都换了号码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因为这件事,我和戎懿多年的友谊也毁了,她竟从此对我不理不睬,似乎是我才使得她失去了她深爱的乐歌。听说她在背后说我是狐狸精,可当初不是她自己要求我来扮演这个角色的吗?我觉得很冤枉,但我想乐歌不回来,戎懿真的是永远不会再来理我了。说到底,她不该这么考验自己的男朋友,现代社会太多诱惑,有多少爱情是经得起考验的呢?

大连男科最好的医院
清远有哪些二乙医院
阿克苏其他外科医院哪家好
南通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