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南平资讯网 > 游戏

虐猪记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16:44

刘家村不大,总共也就百来户人家吧,然而因为附近的几个大型企业占用了村里的土地,所以不但村里人的就业问题不复存在,而且村委每年还能有一笔不菲的收入。所谓‘过水就会落淤’,村庄和企业之间所存在的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,自然也就萌生了许多看不见但却真实存在的潜规则,而在这些潜规则中获益最大的,自然莫过于村里的一二把手——村支书和村长大人了。

一般来说,因为村支书任命需要一些特殊的条件制约,所以其地位相对稳定,但村长就不一样了,三年一度的竞选,往往会使一些高高在上惯了的村长们突然间沦为普通村民。而大权旁落的结果,不光是心理上的失落那么简单,还有这种权柄后边所附加的巨大利益的消失、被人耻笑的羞辱、落井下石的危险等等,而作为一个油水颇丰的村庄干部,刘家村的村长刘跑跑自然是更加紧张。所以每到村委直选时节,平日里在村里耀武扬威目中无人的刘跑跑就会突然间放下架子,异常谦恭地面对村里的上上下下所有的老少爷们,更甚至还会忍着肉痛挨家挨户送礼甚至是送钱,不为别的,就是为了大家伙手里那张薄薄的选票。

对于刘跑跑这种前倨后恭异常明显的变化,大多数村民早已是司空见惯,根本不以为意——你爱咋地咋地,反正你平时捞的油水也不是我家的,愿意捞就捞吧。这时候你给点好处,那我就接着,拿了白拿,不拿也是白不拿。而且农村人大多还有这样一种理论:养村干部就像喂猪,刚上任的村干部呢,就好比是猪秧子,正长骨架长膘呢,自然饕餮贪吃、贪得无厌,等他吃足了长足了,需求没那么旺盛了,好,他的贪也就走上正轨、平稳下来了。所以农村的老百姓一般不愿意换村干部——好不容易养肥了一个,不那么贪吃了,干嘛再弄个猪秧子上去一通乱啃?!出于这种想法,刘家村的村民们对于刘跑跑三年一度的这种行为还是认可的——你给我好处,我给你选票,公平交易童叟无欺,两不相欠。

可万事总有例外,虽然大多数村民能够满足于这种畸形的平衡状态,但有些人是不肯买账的:这不,今年村里的直选期刚到,村子里已经是暗流涌动了,村里几个自认为有点能力有点背景的村民早已经开始活动起来——他们不满足于刘跑跑从指缝里漏下来的这点好处——这点东西算啥?!你刘跑跑能干村长我也能干,我当了村长,捞的好处更是海了去了!干嘛接受你这点施舍?

这股风一刮起来就不可收拾,于是乎,一时间村里热闹非凡:你送我也送,你拉我也拉,你有你的家族,我有我的兄弟;你每家送一个肘子,那我就一家送俩;你一张选票三十块,好,我一张选票出五十。大家都心知肚明,这点投资相对于后边唾手可得的好处来说那是九牛一毛,只要能成功当选,就算贷点款借点钱也无所谓,本小利大,这点账大家都算得清楚。

这一来可就完全乱了套了。村里人开始坐山观虎斗,不管谁送,好,我先接着,然后就是打哈哈:行行行!选票给你就是。不过嘛,人家谁谁谁跟我家可是啥关系啊!你说他也来找过俺,看这事闹得!言下之意不用说——不管咋说,农村人还是大多憨厚的,空手套白狼的事很少有人干,求人办事一般不会空手上门的。

刘跑跑不傻,而且很精明,他挨家挨户跑了一圈之后,很快就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:今年的直选非同往年,他的竞争对手似乎是志在必得的。因为就他得到的消息来看,最起码有两个对手在村民中下的本钱要比他高得多——自己平日里并没有给村民谋取过多少福利,到了这种时候,村里人自然是重利轻义了——而且他跟村民之间似乎也没多少忠义关系可言。

刘跑跑明白自己的处境岌岌可危,他也非常明白一旦落选后随之而来的严重后果,到了这种时候,平日里没读过几本书的刘跑跑脑子里竟然也突然冒出了几个成语:破釜沉舟、孤注一掷、背水一战!他一咬牙,马上哆嗦着手到银行提了钱,一方面加大了对村民的投资力度,一方面从社会上找了一些纹龙画虎之徒,每天在家里喝酒玩乐,然后到村里四处转悠。一时间整个刘家村风声鹤唳,人人自危起来。

这还不算,刘跑跑还专门到市场上买来一头小猪仔,连续几天每到黄昏,村里人下地的和上班的都差不多回到家的时候,他就左手拿一把锥子,右手掕着小猪尾巴满村转。小猪越挣扎,他就越抖搂;小猪叫得越凄惨,他就越拿锥子往小猪屁股上扎。碰到有人问,他就笑嘻嘻地说一句:“没事没事!他娘的这小猪崽子还敢拱我,老子不收拾收拾它,它还以为老子是吃素的呢!娘的早晚有一天老子把它剥了皮吃肉!”然后一边走,一边扎猪屁股,嘴里还不住地大声嚷嚷:“娘的让你拱!让你拱!”看着他笑脸下隐藏着的那种狰狞,村里人对他的话里有话自然是一清二楚,再想想那些整天在村里转悠的二流子、亡命徒,老实巴交的乡亲们谁也不想惹事,也就只能是打个哈哈,然后对其避而远之了事。

要说刘跑跑这一手双管齐下还真管用,没几天村里那几个竞争对手便偃旗息鼓。经过村里人公开、公正的全体投票之后,刘跑跑终于又一次顺利当选。

日出日落,刘家村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。

共 1947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农村选举在很多地方偏离了选举法的轨道,贿选严重,强奸民意,村官为非作歹。虽然作品描述的选举是个案,但很有代表性,“日出日落,刘家村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。”但平静是暂时的,疾风骤雨总会来临的。 欣赏佳作。 【微编 王老大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4-09-05 10: 4: 2 微型小说栏欢迎您,期盼您的新作!
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4-09-05 18:51:57 一定一定,不过还要请老师多提意见。

邢台治疗阳痿费用
防城港牛皮癣治疗方法
牡丹江治疗月经不调医院
邢台治疗阳痿医院
防城港什么医院治牛皮癣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